欢迎访问:大香蕉大香蕉最新视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友情提醒:因为经常被墙,请各位亲记住本站永久域名: www.9991yy.com   www.9992yy.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刀王的战利品】【作者:不详】

经过两小时的飞行旅程,山口一郎一行数人带着美艳的战利品——白素,终於到达总教坛。教主的总坛位於一个私人海岛上,海岛四面环海,普通人跟本难以到达,海岛上树立了数十幢楼高一至二层的别墅作为个别头目的卧室。只见吉田咀角笑容一掀,手从裤袋中掏出一把钥匙插入锁孔一扭,门「嚓」 的开了,次郎便把昏迷了的白素放倒在诺大的浴池旁。接着吉田便用手拧一下门把,「嚓」的一声,浴池的大门便已锁上了,山口一郎亦可放心地去向教主请安。
  微黄温和的光线照着昏暗诺大的浴池一角,只见那里摆放了一张持大的八尺按摩床。被喂下了安眠药的白素仍然昏睡着,只见她丽质天生的美貌风姿万千,雪白的肌肤和玲珑凹凸的身材如同造物主的精心打造。尤其是她那娇人的身材和天使般的面孔,却偏偏有着天然巨乳与又翘又圆的美臀,仿佛是从天界堕落到人间的性感女神!
  师父山口一郎不在,吉田用色迷迷的眼神看着躺在浴池旁的白素,稍稍提高声音喊道:「次郎,师父要向教主请安和报告,并给我们时间和这美人全身清洗,我想至少一至两小时内也不会回来。你看她那绝色的容貌,那副诱人的魔鬼身材,精致白晰,仿如一朵娇?欲滴的玫瑰,等待暴风雨来催残,这里须然是总教坛,但这两层高的按摩浴池楼是「千面圣手」居住的,其他的头目应该不会擅自闯入的,这是上天赐给我们这两师兄弟千载难逢的机会啊,在把她交到教主前,我们干她十次八次也没有人知道。吉田说出次郎心中话,头号美女今天落在自己手里,加上大门已锁上,谁不想上?
  「吉田,小心起见!我们先在她身上注射血迷药!山口师父的迷药霸道,任她武术多强,就算醒来,全身无力,喊破喉咙也没人能救她,只有眼巴巴看着我们狂操她一顿!!」次郎无耻地笑着,吉田盯着白素雪玉般晶莹起伏着的胸部吞了口口水,两人迅即将白素从浴池旁放上八尺的大床上,并在白素的手臂注射了血迷药。
  他们在床前,看着白素的睡姿是那?婀娜诱人,次郎舔一舔干裂的咀唇。吉田看着白素雪白的脖子,两个丰满的肉峰。「实在太漂亮了…… 太迷人了……今天能得到她没命也值呀!」吉田有点语无伦次起来,他下意识地舔着自己也干渴的嘴唇,双手并开始揉搓白素的两个奶子。 那坚挺完美的玉乳刚好就近嘴边,吉田毫不迟疑,张嘴一含,就把白素的一只酥乳含在了嘴里,并用充满唾液的舌头在乳头上打圈圈。吉田的口技按摩也非常到家,只见白素的生理反应令敏感的身体像蛇一样扭动,面对着吉田时而舔,时而咬,时而吸,看来昏睡的她也感受到快感。
  快感令白素自然地发出诱惑的娇喘声:「啊……啊……啊……!」
  这吉田是个专业按摩师,在日本还算有名声的!一生不好酒物不好赌——只好女色。他觉得跟女人性交,然后让自己的阳具在她们的阴户里发泄向女人子宫射入精液,那是男人无上的享受和权威。自十年前跟了师父山口一郎入教后,在「按摩天堂」十年来软的硬的耍着手段尝过不小美色,但像白素这人间绝色,则是十年来首见。
  次郎则出身富家,但样貌吓人,父母离世后,更没信心相识女性朋友,他在二十多岁时用钱在日本农村买了一个美丽少女做妻子,一心要继后。但后来那女人却跟一年青男人骗了他所有金钱并跑了,次郎从此就自愿独身,身体强健的他,不时到外边拈花嫖妓,后遇上山口一郎更启发他惊人的按摩天份,在山口一郎的强大势力协助下,次郎顺利找到骗了他身家的一对狗男女报仇,后成为「千面圣手」爱徒之一,十年来在他的魔指按摩下,为卖淫集团征服了不少来按摩的女子。
  阅女无数的他们,从他们第一次为白素按摩后,却不约而同为这超级美女着了迷,雀跃不已,淫心再放不下来。白素那眉清目秀美艳撩人的样子,拥有高挑匀称丰满的曲线体态,柔合东方人体态美和西方人身材的成熟骄人,三十六寸的豪乳,纤丰小腰,紧翘的小屁股,实在是女人中的尤物代表,就已令他们无法忘怀,加上她衣着打扮入时,在吉田和次郎这等色鬼的眼中当然是股无法形容的万有吸力,令他们下面的家夥真是垂涎八尺还不只!
  当白素这口天鹅肉进入「按摩天堂」后,已令「按摩天堂」内的色鬼们心痒心麻。他们早就想方设法去占她便宜,白素那一对圆满的涨鼓鼓的大奶子和那处能令任何男人阳具冒火的粉色嫩穴,早在按摩时被他们看过抚摸得不亦乐乎想入非非了,他们早恨不得一口把这美人白素的丰乳大捏大咬,恨不得教阳具插她一个叫天呼地然后在她里边大射特射灌满她子宫。他们早就想方设法去占她便宜但在师父的监视下,他们一直只在等着机会的来到。继而找来了「千面圣手」对付利害女人的血迷药——因为他们是知道这白素是不会乖乖的给自己干的,要强来也不一定成功,只有在她无力抵抗时才能为自己任意玩弄。但可惜在「按摩天堂」
  内一直没有好机会,只能白白错过了!
  不是做梦,今次这性感女神就真的昏睡在他们眼前,这是在失去白素之前唯一接触她的最后机会,因为若她落入教主手后,相信凭他们的实力跟本这一世也难再触摸白素的一分一毫,听闻教主拥有神的力量跟本无人能敌。他们急不可待就在这里放胆行动,他们要发泄久久积压的淫欲,於是匆匆便和这美人儿亲热,当想起自己将会在教主总坛内比教主抢先尝到这骚货的蜜穴时,他们便因莫明的胜利感而加倍兴奋,想到这里,一点的危机感也云散烟消了。
  次郎迅速把白素双腿向外一分再向上一提,朝思暮想的桃园美境就在眼前!
  他急着就把头埋向白素腿间,他用力吸啜阴唇,发狂地舔吮那处圣地。一阵阵沁人的女人体香和女阴的骚气使他异常兴奋,他像回到初次接触女体时那样新奇激动,昏睡中的白素在次郎的拨弄下,阴户竟也很快渗出潺潺的润滑液,次郎等不及了,三下两下拉脱了衣裤,黄褐色的阳具早已硬起得青筋暴长。他一下子扑上大床伏向白素腿间分叉地方,一只手拿着阳具朝白素阴穴入口对住,一只手扶着白素一边的大腿,他吞了一口口水,龟头触到了那穴口的肉缝,他使龟头上下的拭擦着渗出的润滑液。
  阳具的前端顿时一阵麻痹,「哦——呜——哦——」他舒服地叹息了。得意地叫龟头一下下顶碰,磨擦着阴户口。得意地叫龟头一下下顶碰,磨擦着阴户口。 使得两瓣小阴唇被迫挤向两边。使得两瓣小阴唇被迫挤向两边。淫穴里的热暖传到他的龟头令他更加火热。淫穴里的热暖传到他的龟头令他更加火热。他终於发出最后通谍「来吧,骚白素——我要好好疼你啊……」说完腰一弓沉低下身然后望前一挺送,龟头就要向潺潺濡湿的阴穴口慢慢迫进去,谁知道他的龟头刚压紧穴口敞开阴唇只进入少许之时——突然听到外边大门好像有脚步声。
  「糟——!!莫非师父回来了!!!他怎?这么快回来… .」
  次郎心念一动,如果让师父看见便不得了。他慌乱之下却也十分敏捷地以惊人的速度弹起来,还马上把白素的双腿拼拢,然后飞快地跑向大门察听——但出面什么声响也没有,这时才他才开始懂得喘气,这个对他如此难得的头淡汤机会就这样——泡汤了。这一刻,白素仍乖乖地躺在跟前等待着吉田的摆布,吉田不竟是色中老手,心知道这是走不脱的天鹅肉啦!他不像次郎那般怯,所以表现得较为冷静的。他跨上了大床,细意欣赏白素丰韵浮凸的身段。两个圆球状的大奶加上她丰腴和修长双腿,他淫淫地笑了,看着白素的柔软阴毛和粉色的可人的神秘性器,它就是如此诱惑,就是如此引人犯罪。
  他真想一口把它吞到嘴里去,想到做到,他已伸出手掌盖在那禁地上摩擦着,中指掠过时触及到肉缝又嫩又滑的感觉使他一阵肉紧酥麻。自己一手摸弄着正要硬起的阳具,套弄了几下更动兴。他伏到白素胸前,左手仍触弄毫不防备的阴户,右手就捏住了一只膨涨浑圆的大奶子,干皱燥裂的嘴唇发狂地吸着吻着另一只,不住的舔着啜吮着。他要把白素的肉体摸透吮透,他觉得白素发出阵阵轻微呻吟,吐出芳香气息。她已是玉体横陈毫不保留地任由自己摆布了。
  想到这里,从心底到骨头里都兴奋出来。白素丰腴大腿根部,女人的最后防线已中门大开,看似紧闭的两块肉唇穴缝形同向自己作欢迎状,它们正主动地泄着潺潺的润滑液,准备迎接他男人生殖器的插入,看着如此迷人桃花穴,真是手馋口馋淫欲更馋。他一趴下来张开婪的大嘴就凑上那湿滑的穴口,用力吸吮那小嫩穴渗着的淫液,源源吸索到肚子里。开始大量渗出的液体也沾湿了他面门。当那骚香浓郁的味道由鼻孔一阵阵涌入来,已熏得他无法再忍住发泄本能的强烈愿望,他弓起腰来,下体挺竖多时的阳具迫近白素分叉的腿间穴口,他终於可以得意地教龟头在穴口上研磨揩弄。
  而却正在昏睡中的白素正梦见自己在无际荒芜的雪地上拼命地奔跑,身后一只小马般大的大灰狼向她追来,可她要奋力地逃走就是迈不开步来。终於她被狼从后一下扑倒在地,正在惊惶万分的同时,那只狼已伸出前爪三下两下地把她身上衣服划得干干净净,寸缕无遮!接着大灰狼竟伸出赤红长舌舔着她的阴户,白素又怕又急正是不知所措,那只大灰狼却上身跃高,后腿蹬起来像人一样站起来,可怕的是灰狼的跨间竟暴长出一支八九寸长的男性生殖器,血红色的锥状龟头有小茶杯一样的圆大!惊惧中白素下意识知道那怪狼想要对自己做什?事,心里一急!努力地想向前爬着逃走。
  但那灰狼就顺势前腿勾着她两肩趴到她的背上,白素突然觉得全身不能动弹;然后双腿不自主地分了开来!她心中大叫不好!她心中大叫不好!但已觉得一具火辣辣的东西粗暴地直刺进自己人阴户,并马上大力插送!白素感觉着那畜生全身不停向自己扑动,它的大阳具在疯狂地冲撞自己下体。她回头看见那畜生灰狼正裂开吓人的獠牙,大嘴吊出暗红长舌;流淌着臭不可闻的口水,两只圆瞪的狼目发出奸淫邪恶的冷光,白素不禁大声惊叫着用力地挣紮起来。
  没想到她竞被吓得一下就从梦中醒来——更万万想不到的吉田顿时被吓了一大跳。「难道那安眠药失效了?」他来不及想原因,身一下子定住不敢动!「难道那安眠药失效了?」白素正在惊魂未定,这时候惊视眼前现状,「还好!」看不到奸淫自己的灰狼,但——但是——却见一面貌熟识的男子赤条条地趴在自己身上,吉田却和大灰狼一样下体也有一支竖直耸立勃起的男人阳具,正在靠近自己不知什?时候分开了的大腿间!
  「你是什么人?你……你是那个按摩师?」白素生气的问道。当时当刻她才发觉自己也是一丝不挂,肉体毫不保留地暴露在这男子眼前。她刚明白现在自己正处於什?情况——他正要奸淫自己!白素急羞之下用尽全力想阻止对方进一步行动,但却发觉自己真的一点力气也没有!只能从口中本能地叫出两个字来「——不可以——」。
  可惜她这样一说,反而把呆着的吉田唤醒过来。「呵呵!卫夫人,你的武术是我见过的女子当中的确最厉害,不过可惜今次恐怕没什么机会用了,我刚才给你已注射了「千面圣手」的血迷药。吉田得意地笑道。「血迷药?你们想怎样?呃…」白素边说边开始暗中运劲,希望试图能扭转颓势,眨着大眼睛身体开始摇晃起来。
  吉田见白素意外地醒来虽然不禁心怯,但一看到眼前白素娇羞的媚态,再看看那还不住渗出春水的诱人小穴,他马上回复熊熊欲念之中,双眼再次透出色迷迷的淫火。再次弓着腰使挺起龟头向白素阴户插去,白素惊叫着可惜无法挣动半分力气「我不要…别……别过来。」——就只有尽力挣扎。再次弓着腰使挺起龟头向白素阴户插去,可是吉田男性的生殖器已突入虚张的两道肉门,毫无阻碍地藉着淫液的润滑一节一节地侵入她下体!白素紧不敢去看也不敢去想了,但是清清楚楚的感觉到那生殖器正一下一下深入自己身体内;并又热又硬的刺激着下体传来一阵阵酥软,她不觉全身发出抖动。
  吉田一见又笑了「嘿…嘿…别勉强了,我们师父的血迷药,再厉害的女子也要屈服,你一会便会感到很舒服…享受……啊…嘿… 嘿… .」白素急切的摇头「不…不要……我不要……请你别这样…… 」吉田一面的奸笑着一面再用力挺腰屁股向下沉,好让生殖器更容易插动并能伸展容易。次郎本来取得先机,但他少放弃了尝天鹅肉头淡汤机会,吉田故意地顿几下屁股使阳具在阴道里撬动,那垂涎久已的迷人蜜洞现在终於被自己征服了,他极之亢奋!白素肉洞紧紧裹住他的阳具,是如此的严严实实;稍为一抽动便麻痒难当;下体激切地酸软好像就禁不住要射出来了!
  他欲火高涨发泄的冲动更加强烈,马上挪好了与白素两人之间的体位,阳具开始一下抽出一下插入的连番运动起来。白素在心慌意乱中感觉着对方的生殖器在自己下体内的侵犯,脑海里不停地晕迷。「上天为什?这样对我,我是白素——为什?——这样对我?」这时,机智的她突然明白了事情的始末,想起自己在「按摩天堂」顶楼着了一不男不女老婆婆的迷术,现在一醒来在陌生地方即面对另一被奸淫危机。一次又一次的被陌生男子的奸淫,连番受侵犯使她感到十分羞愧、恶心和罪疚。但是她慢慢发觉不该有的性交快感不断传到头上渐渐使自己脑中空白,更开始禁不住想要随快感而叫出声音。而且因吉田阳具一下一下的加重力度又一下一下深入,她就越是感到自己不争气的身体对这样的侵袭欲拒还迎逆来顺受。在对方剧烈的抽动中,理智警告她当他的动作到达顶点的时候,那男生殖器就可能在自己女生殖器里射出生殖液,有可能就会使自己怀下乱伦的孽种。 她知道男人在这时候吸要发泄了才肯罢休的。她不敢再想下去只有希望着这一刻不会来临,希望吉田不会在自己体内注入那东西。她更希望这还是一个梦。可是吉田却要让她恶梦成真!这时他时急时缓时重时轻地抽插了百多下后,到底要?也都把持不住了!下身阵阵发酸发软,他双手紧张地掐捏着白素胸前弹动不休的肉球,「啊…好窄的穴……你一定很爽了…啊…… .」他腰部发狂似是作动力传递。阳具飞快地捣入又抽出白素紧窄的阴道发出「滋——滋——滋——」的水响。 他的快感已到了极限,於是发出了最后急切的呼喘,就像火箭发射前的警报声。 腰部又加强了抽拉的节奏以每秒一下的速度往阴户进击。因为阴道实在是严紧,他只好撤回奶的双手,改到扶住白素的小腰作支点。白素觉得他耸动的速度越来越快,她不自觉地享受着男人阳具给自己的快乐。
  在性爱的迷乱中,她唯一的一点理智是使她难受的地方,她的耳朵清楚分辩对方发出的沙哑的淫秽的话语和表现激情的气喘!还有那朝她脸上喷来的阵阵酸馊的口气味!她还为自己下体与对方交接时发出不争气的配合生殖器抽插的声音而羞辱自责!吉田生殖器在自己阴道里撞击越趋紧密越急迫了,她从经验上知道这是男人射精的最后阶段了,心底在难过的快慰和痛苦中挣紮。而这时候大门被轻轻推开了,但并未惊动床上交合着的两人,却是现场情景激动了楼外那两个的推门人。
  那两人正是幻姬和另一手持东洋刀木无表情的男子——教主座下「十大圣王」之一「刀王」。房间内的情景使幻姬和「刀王」尤如触电般的惊震。幻姬看到教主的贡品白素赤裸的肉体上有一清光瘦削的男人吉田的身躯,那男人正在白素腿间急速耸动着他的屁股,从后看到他们分别叉开,上下几乎重叠的腿间地方,那男女生殖器是完美的交接起来。男人生殖器在一下下地上上下下的冲进又退出,顺猛地捣弄白素的女生殖器。作为教主的左右手幻姬和忠心的门徒「刀王」是无论如何不能接受教主的贡品受到其它男人侵犯的,何况亲眼所睹侵犯教主贡品的更是教中的人!
  这种荒唐事居然在总坛内发生,一时间使他们呆在门前不知要何所而为。而乐极忘形沉沦在性爱高峰亢奋中的吉田就到了不得不发射的地步,他沙哑的声音正喊着:「啊……干死你…啊……我不行了……呜…太爽了…… .」他全身好像小便之后的在抖动着,疯狂的抽插改成下体不住的抽搐,松弛的屁股肉也蹦紧起来。他俯下身来压到白素的身上。将白素搂紧把头埋在两个豪乳当中,他抽搐着的下体将生殖器向阴户深处抵入继续顶送着,紧接着阳具一阵猛抽搐马上爆发出一股股的精浪。
  白素在这一刻内心的惊慌超过一切,无力的她极力地哀求着:「不要…不要…射在里面…… .」可是她虚弱的声音无法阻止吉田生殖器射出的高热精液,那股东西涌入自己了体内无情地灌入了孕育生命的子宫。白素感到这是不可挽回的罪恶,不禁发出了哀鸣!体内抗拒吉田注入的那股灼热的刺激,吉田在白素胸口上发出虚脱的呼喘,享受着高潮的舒畅。 .发泄后的满足感由生殖器扩散到全身麻木着每一个细胞。门外的幻姬和「刀王」看着吉田对白素作出的一切使她们由发呆变成极度的嬲怒,激奋的火焰一发不可收拾。
  这时知道大祸临门的次郎已吓得出不了声,大门的金属门锁如豆腐般轻易的被「刀王」削开,可想而知「刀王」那东洋刀的锋利,加上「刀王」那股迫人的气势,原全把一旁的次郎压得透不过气。
  只见「刀王」他带着沈重的大步走向床前——而吉田正玩得过瘾,趴在白素身上一边摸弄着脸前两个肉球一边喘息回气,他要待雄峰再起然后慢慢的把玩个够。但当他在寂静中听到突如其来的脚步声时心头猛然一震,深知一不妙的他惊慌地往后去一朝——他不禁「霍」地惊惶得挺起上身,他急着正要起来,生殖器还不及从白素阴户里退出,突然深寒刀风一闪,只见吉田人头已跌入浴池中,下身双腿蹬了几下,便慢慢倒了下来,而生殖器仍旧插在白素阴户中。
  「幻姬!刀下留人!」这时次郎听到师父山口一郎远处传来的叫声才如梦初醒。「刀王,不用理会!违教规者杀!」冷艳幻姬面现杀气。刹那间,「刀王」再随手一刀,次郎未及开口解释,更莫说闪避,只见刀快如电,身上一股血柱标出,便两眼翻白一命鸣呼了。
  「刀王,教主有令!把她带到我的别墅地下室!」幻姬发出命令道。接着「刀王」单手便抱起白素跟着幻姬一起走出了大门,原全没理会迎面跑来的山口一郎,大步离开「千面圣手」这按摩浴池楼。山口一郎赶到只见两爱徒已翻魂乏术,心中泛起一阵尤如刀削剑刺般的心痛!「可恶的幻姬和刀王,我为教主立下不少大功,白素也是我大耗真元和两爱徒活捉她回来,你们却原全不给我面子,如果一天你们落入我手中,今天记下两徒儿的血债我将会双倍奉还!」
  另一边厢,木兰花和卫斯理当然不会放弃任何能找寻白素的机会。在查封了「按摩天堂」这国际卖淫集团的基地后,木兰花和卫斯理须然找不到新线索,但仍马不停啼立即架驶了一辆白色轿车,在蒙胧薄雾当中,驶向最后和失去联络跟踪山口一郎的黑色轿车两名刑警所失踪的地点查察。
  今次线索终断,夫妻连心,卫斯理心头涌现出一种从未有过的不安和焦躁。
  「白素会吉人天相的,不过我感到已被通缉的山口一郎和「猪王」背后还有更强大身份不明的敌人支援他,卫斯理我们要保持冷静的头脑才能救到她。跟据卫星地图的显示,在两名刑警失去联络的地点的最近的一处地方有一个私人的直昇机场,那里是属於一个名「天理教」的教会所拥有,教主的资料则不详。一会儿大家一切要小心,须然没有实质证据支持,但第六感告诉我这「天理教」大有可疑。观察入微的木兰花对卫斯理说了这几句,但卫斯理从她的话语里感受到她对朋友的那一份真挚的关怀,须然身在异乡,不由心头一热。
  此时曙光初露,阳光透过车子的玻璃洒了进来,坐在木兰花旁的卫斯理可近距离看清她的脸,从她那如同黑玉般透彻有神的眼睛也开始映入他的视线。须然卫斯理上次曾在琪曼医生的研究所内了结了淫邪的植物人杰仔并救了被控心智的木兰花(详情载於「白素硏究所突围篇」)
  ,但当时情势危急,卫斯理跟本没有真正看清楚木兰花的面貌。卫斯理忽然感到了一种熟悉的感觉,他发觉木兰花和白素有着同样的自信,同样的坚定,又是同样透着似水的柔情,同样优雅的姿态,甚至同样成熟迷人的身材,可能她们都是有传奇色彩和美丽的女人。
  这时白素正被面无表情、身材魁梧的「刀王」带到幻姬白色别墅的地下室,四肢更被牢牢捆住在地下室的石床上,白素立刻产生了一种不详的预感,马上使劲地挣扎起来,奈何血迷药药力未过,全身丁点儿力气也使不出来。
  这时身材修长苗条,穿着连身白纱衣衫的冷艳幻姬正一步步走向地下室,半透明的白纱衣衫隐隐约约的显露出她凹凸有致的曼妙身材。她打开了一扇古旧的木门后,进入昏暗的地下密室微笑看着白素,是一个邪恶、蔑视的笑容,她慢步走向白素,距离她一尺前停了下来,并凝视着她赤裸的胸部好一会儿,才对刀王说:「刀王,这里没你的事了!七天后便是教主的闭关大典,你回去准备好了,这美女贡品交给我料理吧。
  接着她在密室的地上画了一个大法阵,阵前还摆设了一个祭坛,桌上几根蜡烛提供微弱的光线,闪动的影子映在墙上更增几分诡异气氛。她走到法阵中央,低头念颂着一连串长长的咒文。她走到法阵中央,低头念颂着一连串长长的咒文。
  白素这时可看清楚这位冷艳头目的容貌,细看之下原来她就是梦中淫弄她的那个妖媚动人女子幻姬。 经过约三十分钟后,突然密闭的室内括起了一阵强风,微亮的烛火被吹得晃动不已,映在墙上的影子也变得扭曲怪异。「好像来了……」幻姬因为长时间的施法而香汗淋漓、娇喘嘘嘘,白纱沾湿之后紧贴在身上,衬托出她高耸的双乳,连乳尖都清析可见。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
 www.9991yy.com  www.9992yy.com